更多>>

点击排行

您的位置:游久网 >> 战机世界 >> 战机介绍 >> 日系战机

日本战机的代表 A6M2零式战斗机

已跟帖2013-6-8 18:25:56 作者: 来源:

  零式战斗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争日本海军的主力战斗机。零式战斗机在1940年(昭和15年)正式由日本海军采用时,该年正好是皇纪2600年,后两个数字刚好是“00”,因此被称为零式战斗机,正式名称是“零式舰载战斗机”简称零战。在战争前期日本国民并不知道飞机正确名称。报纸,广播等在发表战果的时候,只宣称“海军新锐战斗机”。美军在1942年6月捕获的零式上,见其机身下有“零”字样,零在英语是Zero,后盟国称其为“Zero”。  在战争初期,零式以爬升率高,转弯半径小,速度快,航程远等特点压倒美军战斗机。但到战争中期,美军使用新型战斗机并捕获零式后,其被研究出弱点,慢慢零式优势丢失。到了战争后期,成为“神风突击队”的自杀爆炸攻击的主要机种。

  堀越二郎  零式诞生  零式的创造者是三菱重工著名的设计师堀越二郎,他1927年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航空工业科,曾在德国容克斯公司和美国寇蒂斯公司深造,他吸收了世界最先进的设计思想,在海军的96舰战的设计经验基础上设计出了这种全新飞机。零式战斗机于1937年开始设计,1939年4月1日由三菱重工业公司首次试飞。  零式是日本飞机设计的重要里程碑,它实现了多个第一,如首次采用全封闭可收放起落架,电热飞行服,机关炮,恒速螺旋桨,超硬铝承力构造,大视界座舱和可抛弃的大型副油箱等设备。零式21型采用了950马力的中岛荣12星型气冷发动机,时速达到了533千米。

  零式战斗机的座舱  零式设计期间,三菱公司召开的新战斗机性能取向会上军方代表曾有过争论,一派认为:空战能力主要取决于转弯格斗性能,为了格斗性能必需牺牲航程与速度。而另一派则认为:日本战斗机的格斗性能优越,足够对抗世界任何战机,差的就是速度,新战斗机应该着重解决速度与航程的问题,至于格斗性能可以适当牺牲。一时会上出现了2种截然相反的观念,谁也无法说服谁,只得休会。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当新战机试飞时,性能竟然同时满足了高速派与格斗机动派的需求。  零式设计成功一个关键因素是日本住友金属工业公司(Sumitomo Metal Industries Limited)当时合成了一种超级铝合金,日本称50风金属,这种铝合金比钢还硬,因为有了这种金属零式设计时就采用了很细的飞机框架,并且敢于在上面钻孔减重,此外铆钉尺寸也非常小,在能保证战机强度的情况下大大减轻了飞机重量,如果没有住友金属的这种铝合金,零式是根本生产不出来的。因为有了超硬铝合金,对飞机主桁梁进行革新,其抗拉强度好,耐疲劳强度更好,而且机体重量极轻,空重(21型)仅1570千克。零式的性能优势最大来源就是轻,特别轻,翼载极小,完全弥补了发动机动力的不足,而且保证了极大的续航力。

  中国上空的零式战斗机  零式首役(璧山空战)  1940年7月15日,三菱公司12式试舰战在本土完成了全部测试,在山口多闻和大西泷治郎的强烈要求下,7月21日12式试舰从日本本土经上海、南京、安庆达到汉口,加入第12航空战队。到达中国后10天,12式试舰战有了一个正式的名号:A6M1零式舰上战斗机11型。1940年8月19日,零式开始了在中国上空的作战飞行。一般说来,根据口头报告尽管8月之后中国和苏联飞行员与某种新型战斗机有所遭遇,但是一般都把9月13日的璧山空战记录为零的初次大规模出击。1940年9月13日,星期日,零式编队上午8点半时从汉口起飞,9点半时降落在前进基地宜昌进行加油和飞行员休息。12点,编队再次起飞,显示了下午1点10分与中攻队(27架)汇合,并于20分后结束对重庆的轰炸开始返航。根据日方记录,约20分后,日军97司侦侦察机发现了中国空军的战斗机编队,日机再次转向。下午2点,日机在6500m高度发现了5000m高度的中国空军的I-15编队和随后I-16(共计30架),即开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了突袭。  对于具备高度优势又有装备的优势日本战斗机来说,这无疑是一次一边倒的战斗,随着天空的逐渐平静,日机陆续返回了宜昌,最后一架北畠三郎战机于下午4点20分降落。通常情况下,日本出版物对这次战斗的战果记录为击落30架,也有些则记载为击落27架,自身无一损失。这个战果是怎么来的呢?指挥官的进藤大尉聚集12名参战飞行员,把大家汇报的战果进行了统计,并结合自己从高空观察到的情况,形成了战果详细报告,根据这份报告,新闻报道也进行了大量的宣传。  根据当时的中国空军的记录,出击第三,四大队的I-15 25架,I-16 9架,在空战中13架被击落,11架受伤迫降,飞行员战死10人,负伤8人。 9月13日行动后进藤三郎得到的嘉奖状在后来的宣传中,这次出击被渲染为27:0的战斗。事实上,战斗中大木,藤原,高冢,三上的战斗机均中弹受伤,在宜昌着陆时,高冢机因为起落架受损,在迫降时损毁,因此实际损失应该是损失1架(当然,零损失也可以强辩为在空中战斗时没有一架被击落 )。按日军记录,零战第一次被击落是1941年5月20日在成都上空,12战队飞行员木村一一空曹毙命;6月23日,12航战的小林喜四郎一等航空兵在兰州上空被击落,击落他们的,均为地面高射武器,而不是我空军的战斗机。9月15日,12航战,14航战解散。

  参加偷袭珍珠港的零式战斗机  零式辉煌  1941年12月7日,日本海军航空机动舰队偷袭美国珍珠港。日本航空母舰刚换装的81架零式战斗机,作为护航战斗机参加了两个攻击波的空袭,完全掌握了瓦胡岛上空的制空权,压制任何强行起飞的美军飞机,同时扫射美空军机场,仅有9架飞机没有返航。  珍珠港事件的稍后,驻台湾的日本陆基航空兵也大举空袭菲律宾的美国克拉克等空军基地。零式战斗机采用多次训练的低速省油飞行方式,为一式陆攻进行远程护航。美军面对续航力如此强大的日本战斗机,不禁大惊失色!美国在菲律宾的空军力量被打得七凌八落。太平洋战争初期,日本的零式战斗机性能超过所有盟军飞机,特别是其机动性和续航力无人能比。当时美国的F2A“水牛”、F4F“野猫”、P40等飞机,面对零式一筹莫展。在香港、新加坡、菲律宾、东印度甚至印度洋,零式战斗机统治了整个的天空,为日军的登陆作战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携带炸弹的零战也可以作为战斗轰炸机使用,有“万能战斗机”之称。  零式战斗机是日本海军航空兵二战期间最著名的飞机,也是二战日本飞机的招牌型号,在太平洋战争中自始至终都是战斗的主力。在太平洋战争初期,零式对盟军飞行部队造成了空前的灾难,给予了盟军最大的震撼,战争初期日军仅有300架零式,其中250架投入了太平洋战场,就凭借这区区250架零式,日军在开战后几个月时间把盟军在太平洋地区的战斗机部队消灭了2/3,当时盟军飞行员架机起飞迎击零式时,无论飞行员还是指挥官都明白,战机飞出去以后八成是回不来了。

  零式战斗机主要的优势包含:  非常低的翼负荷、失速特性良好、低速下的操控反应极端灵敏。这是由于航舰起降安全所需,并基于当时日本极端重视水平回旋能力的思想所致。以上诸多特性成就零式战斗机极为优异的水平面回旋能力。无论回旋半径或是回旋率,都超越盟军当时参战的主力机种。该机优异的水平面回转能力,令盟国飞行员很难从后紧贴零式的航道 从而获得开火机会;反之,零式战斗机出众的回旋能力令零式战斗机在初期的近距离空战中经常处于优势。  与同时期战机相比,远到不可思议的航程。  中高度以下良好的爬升率。瞬间爬升率几乎媲美特技机。即使被咬尾,一两个翻飞后就可能将情势逆转 从而反咬敌机。  作为舰载机而言,相当良好的全向视野。

  以同时期的战机而言算是比较早搭载20mm机炮的机种。对早期防弹相关设备不完备、结构也并不强韧的各国战机而言,该口径等级的火力非常具有威吓性。  而且将单发轻型战斗机击落四发重型轰炸机的可能性大大提高。  这等火力是同一时期 较零式战斗机更为机敏,但武装只有两挺机枪的一式战‧隼所难以迄及的。  太平洋开战当时,以空冷引擎搭载机而言非常干净漂亮的气动外形,以及相当低的阻力。(阻力系数0.0234、综合阻力面积0.525㎡)  这不仅利于以较低马力达成较高速度,对巡航的燃费经济性也有好处。  开战初期仅次于一式战‧隼而胜过几乎所有对手的初始加速性。面对极速高于自己的对手,也往往有机会在对方达到高于自己的速度之前将之捕捉并击落。

  零式战斗机的主要弱点有:  因为设计上要求低翼负荷,飞机重量必须刻意降低,导致结构强度不足以适应高速下大幅度动作产生的应力,原型2号机便遭遇俯冲超限 翼梁与主翼外板无法承受负荷导致结构解体的情形,这问题在量产机上仍有类似状况。虽然日军很早就知道问题,也试图对机体结构进行强化修改,然而零式战斗机与西方国家战机相比高速俯冲下强度与操控性弱于对手的问题自始至终就没有获得实质上的解决过。另外,结构强度不足同时也就意味着飞机承受战损的能力不高。  日本的发动机技术不如其他航空先进国,使得零式战斗机的飞行性能必须靠近乎偏执地削减机体重量来达到,恶化前一点提到的结构强度问题。  零式战斗机的控制面在高速下很难改变角度,致使运动性能严重降低,这问题从大约220mph(354km/h)的空速开始浮现,一旦超过300mph(483km/h)的空速后,操纵杆需要施加非常大的力量方能移动。 依据某些零式战斗机驾驶员的实战证言,超过500km/h时的杆力大到需要两手 + 一腿的程度才能扳动。也就是说,中高速度范围下的运动性能明显劣于同速度等级的盟军战机,而后期面对更高速等级的新一代英美战机时差距更是大到绝望的程度。

  无线电通信品质不佳,有时驾驶们为了减轻重量会干脆拆掉无线电改用手势沟通;无论是前者或后者,皆缺乏灵活、即时且精确指挥中队执行团体战术的能力。  油箱缺乏被枪炮命中时抗燃的设计,其自豪的轻质高强度板材——“超超杜拉铝”易氧化的特性又使飞机更加易燃,且驾驶座对枪炮子弹可说是毫无防护力。缺乏防御导致飞行员容易折损,到战争后期经验丰富的历战飞行员大量伤亡下,实战经验难以传承,新手素质因此停滞不前,使其在接下来的交战中更快牺牲。即使战争末期新锐机服役,也已缺乏足够数量的合格飞行员在实战中与同盟国抗衡。这种恶性循环成为日本海航末期气力难支的主因。  战争后期,美国已找出抗衡零式的战法,以“打带跑”或“萨奇剪”等编组方式取代单纯的循环缠斗,让俯冲速度不佳、滚转率也不高的早期零式战斗机无法与之抗衡。

  早期零式战斗机的99式20mm机炮的炮口初速低,导致有效射程短、贯穿力不足,弹道弯曲又散射,连射性也差,实际上有效射程比美国的0.50英吋重机枪还短得多。  加上弹药基数少(早期型的九九式一号炮每门只有60发),对经验较少的飞行员来说只够一到两个长点射,还在摸索前置量时弹药已然耗尽,实战效果极低。而一旦20mm炮耗尽,飞行员就只能依靠机首的7.7mm机枪,偏偏此枪口径与威力太小,无法穿透许多战机的装甲板,甚至难以伤及结构,需要非常高密度与长时间的命中方能生效。

  而7.7mm机枪与20mm机炮两者的弹道与初速亦相差甚远,除非抵近至百米以内距离开火,否则枪炮齐发时两者只有其一能命中。这对新手飞行员而言很难捉摸射击手感,即使是如坂井三郎之类射击技术超群的老练飞行员,对九九式一号炮差劲的性能也仍是多所抱怨。  中后期型零式战斗机改搭载提高初速,以改善贯穿力和弹道特性的长炮管型九九式二号炮,弹药基数也经历了两次提升(60→100→125 ),飞行员们欢迎这项改变,但发现在零式战斗机上使用新款机炮射击时 弹道发散的问题依旧严重。这是肇因于零式战斗机主翼结构太弱 导致抗挠性也差,在承受机炮等级的后座力时无法将炮身稳定,因此导致弹道发散问题。虽然零式战斗机在改进途中曾试图强化主翼,但高初速的九九式二号炮也增加了后座力,两相抵销之后此问题直至最后依然无解。

  《战机世界》内的零式战斗机

292

评论